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聂晟希仰着头看着天空,双眸中盛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薄景初心里却似乎被针扎了一般难受,她……是这么跟她说的吗?

    “对了,薄叔叔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上去看看妈咪?我想她也一定很高兴认识您。”聂晟希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薄景初望进小家伙那双眸子,心里边说不出的难受。他当然也想就这么上去,抱着聂晟希,把心中所有的疑问都问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,问了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他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,却永远记得,六年前毫不留情的伤害她的那一个夜晚。

    想必,她一辈子都不会再原谅自己了吧!

    “薄叔叔?您怎么了?”聂晟希敏锐的察觉到他情绪的低落,眨巴眨巴漆黑的眼睛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薄景初摇摇头,看着面前水灵灵的小人儿,最终还是将她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薄叔叔?”聂晟希站在他面前,是那么的小,那么的可爱。那双眼睛,真的像极了聂冉,而那眉眼和笔挺的鼻梁,却又和他极度相似。

    薄景初弯下腰来,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,声音温柔:“叔叔现在有点急事要去处理,你乖乖的坐回车里,等着司机回来,不要乱跑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晟希点点头,“您去忙吧,我能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薄景初不放心的再三看了她几眼,为了不给她的司机发现,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走到车边,薄景初伸手拉开了车门,却没有坐上去。他在原地站了会,又啪的一声关上车门,往回走。

    聂晟希还站在住院部门口,乖巧的样子,看上去很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名年轻的西装男朝她走过去,薄景初站在树影中,隐约听见她清清脆脆的声音唤了一声:“阿哲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晟希乖,怎么自己跑下来了?”名为阿哲的司机抱起她,宠溺的问。

    小家伙下意识的往薄景初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,这边树影重重,她并未看见薄景初的影子。她摇摇头:“车子里太闷了,我下车来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阿哲叔不好,想妈咪了吗?”阿哲摸摸小家伙的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晟希点点头,收回视线,“阿哲叔,你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阿哲不好意思的红了脸,“可能吃坏肚子了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晟希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上去见妈咪吧。”阿哲说着,抱着她进了住院部大门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阿哲问了护士,聂冉所住的病房,到了病房外,正要伸手开门,却听见从里面传来的陌生男人的声音,动作不由的一顿。

    “咦?那个叔叔是谁啊?”透过病房门上的一方小窗户,聂晟希也看见了病房里,正在照顾聂冉的沈曜,“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呢。”

    而且,还长得特别帅。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跟薄叔叔一样,都是特别有气质的人!

    聂晟希不认识沈曜,不代表阿哲也不认识,他跟在聂向阳身边多年,商场的事情也略懂一二,何况,商界顶尖人物就那么几个,类似沈曜这种全球杂志经常登录的人物,阿哲几乎一眼就认出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皱了眉头,小姐什么时候跟沈曜认识了?

    病房里,沈曜将削好的苹果切成一片一片,装在盘子里递过来给聂冉,那冷峻的眉眼间,分明凝满了关心,毫不掩饰的,赤果果的。

    聂冉终是忍不住问出心中困惑:“沈总,您不是应该已经离开这里了吗?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还会出现在她办公室里,救了她一命?

    “临时有事没走成,估计还会在这边多逗留两天。”沈曜回答的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冉点点头,也没有任何怀疑,“时候也不早了,您要是有事,就去忙您的吧,我一个人可以。”

    沈曜却盯着她,没说话。

    聂冉被他那一双湛黑深邃的眸子盯的浑身不自在,只能讪笑着问:“我……说说错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沈曜将果盘递过来,“先把苹果吃了吧。你烧了一天,也要适当的补充一下元气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聂冉没有推辞,大概也是知道,推辞也没用。

    况且只是一个苹果,代表不了什么。她心中亮堂的,又什么不好意思?

    沈曜说道:“今天晚上我会留在这里,等你好了以后,我再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聂冉啃苹果的动作一顿,“真的不用沈总,我自己真的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?”沈曜反问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从小就没人管过,几岁的时候就被爹妈抛弃在了孤儿院的门口,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,所以,一个人早就已经习惯了。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