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12章故意隐瞒

    安兮若睁开眼,就发现自己在医院里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单人病房,很干净也很安静。

    空气中没有那让人厌恶的消毒水的味道,是一阵淡淡的花香。

    安兮若疑惑的在房间里面打量了一番,才看到了放在床尾桌上的那一束鲜花,是她最喜欢的勿忘我。

    紫色的勿忘我开的正灿烂,空气中淡淡的都是它的香味。

    安兮若有些疑惑,一时间也想不明白,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医院的。

    她怎么了?

    正想着,病房的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安兮若被吓了一跳,匆匆的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进来是,却是一个长得白净帅气的年轻医生,看样子,估计也就二十八九岁的样子,一身白色整洁的制服,脸上挂着干净阳光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安兮若醒了,他对着安兮若温和的笑了笑,才走进来,开口问道,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安兮若看着面前的医生,有些迟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莫乙安,你可以叫我莫医生,暂时来说,我是你的主治医师,昨天你高烧不退,被人送进了医院。”莫乙安的笑容很阳光,他一笑起来似乎是带着一种魔力似得,会让你不由自主的想要跟着他一起笑,心情也跟着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是,是谁送我来医院的?”安兮若迟疑了一会儿,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可能是你们家的司机吧,也有可能是管家。”莫乙安想了想,才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安兮若眼底有些失落,不过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“谢谢你医生,我现在感觉好多了,只是浑身有些虚软,好像没有什么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恩,这个是正常的,你昨晚反复发烧,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呢,到今天早上八点了,才真正退烧的,身体虚弱是很正常的事情,一会儿记得多吃点东西,补充一点体力。”莫乙安伸手摸了摸安兮若的额头,才笑着安抚她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柔软温暖,并不像某人的手掌,有些粗糙,有时候是冷冰冰的,没有温度。

    莫乙安给安兮若量了一下体温,记录好了她目前的情况,就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还吩咐安兮若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,别再着凉了。

    安兮若没有说话,只是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会想起苏帝炀的手掌的触感和温度?

    总是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,昨晚,她怎么觉得好像是苏帝炀送她来医院的?

    甩了甩头,安兮若才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病房外面,苏帝炀一脸的疲惫,不过是一夜的时间,他却仿佛苍老了十岁一般,原本光洁的下巴下面,居然长出了黑色的胡渣来,看着有些沧桑。

    莫乙安将病例夹在腋下,看着身边的苏帝炀,又朝着病房里面看了一眼,才有些不解的问苏帝炀,“我说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,昨晚照顾别人的时候不是挺积极的吗?怎么今天一早起来就跟变了个人似得,还不让她知道。你到底图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很讨厌我。”苏帝炀没有理会莫乙安的话,只是淡淡的说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