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11章夜半高烧

    门外的何嫂见安兮若没有反应,又敲了几下门,“少奶奶,你不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,还是快起来喝点姜汤吧,你身体本来就不好,又刚刚流了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安兮若手指微微动了动……

    这件事情,就只有苏帝炀一个人知道,那么,何嫂是苏帝炀叫过来的?

    他,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?

    他不是心里只有衾若薇吗?为什么还要对她那么好?为什么还要给她希望?

    安兮若觉得有些冷,脑子也变得迟钝了起来。

    混混沌沌的觉得脑子里面有很多的信息一闪而过,但是却怎么也捉不住。

    安兮若下意识的蜷缩着身体,却依旧觉得很冷。

    那寒意从四面八方袭来,怎么也抵御不了。

    门口似乎还有人在不依不挠的敲门,一遍又一遍,何嫂的声音渐渐地远去了。

    朦胧之中,安兮若似乎听到了苏帝炀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如当初,带着紧张,着急,慌乱……

    安兮若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,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了,居然还妄想这一切……

    应该,很快就会结束了吧?

    眼皮越来越沉重,最终,安兮若还是闭上了她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安兮若!安兮若!”看着彻底陷入昏迷的安兮若,苏帝炀有些着急的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,那人已经彻底的昏睡过去了,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帝炀一咬牙,赶紧去给安兮若找来了衣服,笨手笨脚的给她把衣服穿好,就将她抱在怀里,慌慌张张的要出门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。”何嫂在门口有些迟疑的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苏帝炀回头,皱着眉头看了何嫂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说何嫂多事说你,大少奶奶身子骨本来就不好,她的体质一向偏寒,你也知道,每次来例假,她都会疼的死去活来的,这样的体质,是很难怀孕的,就算是受孕成功了,也比较容易流掉。所以小月子对于她来说非常的重要。何嫂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,你听何嫂一句话,小月子期间,起码要一个月不能同房,而且不能受凉,不能碰冷水,不然的话,身体很容易会垮的。以后年纪大了,有的苦头吃呢。”何嫂看了一眼在苏帝炀怀里昏迷过去的安兮若,忍不住啰嗦的提醒了苏帝炀一句。

    苏帝炀闻言身子微微一颤,匆匆的对着何嫂点了点头,就抱着安兮若快步的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依旧很大,洋洋洒洒的洒落下来,似乎是天空破了一个窟窿似得。

    苏帝炀小心的护着安兮若,生怕她被雨水打湿了身体。

    司机将车停在了大门口,见苏帝炀和安兮若出来了,赶紧撑着伞过去,为他们挡雨。

    苏帝炀拉开车门,小心翼翼的将安兮若塞进了车里,随后才跟着上了车。

    安兮若浑身滚烫,明显是因为刚才受了凉,现在发烧了。

    苏帝炀将她小心的抱在怀里,紧紧地抱着,不肯放开手。

    “快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